疫情爆发之后的第一个完整年份,2021年的电影市场省域格局也同样发生了巨大变化。

而伴随着河北和吉林GDP数据在昨日正式出炉, 2020年全国31省、自治区、直辖市的GDP终于全部出炉。而文化产业向来是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电影作为文化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占经济总量的百分比较低,但与经济指标一直拥有着一些紧密的关系。

当然,经济发达地区的票房产出并不一定高。那么,各省的电影票房和经济指数发展到底存在的联系?我们总结整理最新的2021年GDP、年度票房、观影人次、平均票价等数据,与大家一同剖析GDP与电影票房背后的奥秘。

首先,我们总结整理了2021年内地31省市的票房与2020年的对比情况。

2021年,全国共有18个省级单位票房超过10亿元,其中广东以60.15亿元的年票房成绩继续稳坐票房榜榜首,而江苏和浙江省依然分别位列票房榜的二三位。

票房增速方面,绝大多数省份都保持了150%以上的增幅,其中增幅最高的莫过于增长了232%的新疆自治区。因为新疆较为保守的防疫政策,2020年大多数阶段,新疆影院都处于关停状态,全年仅报收票房8786万元,这一情况在今年得到了改善,也让新疆获得了近3亿元的票房收入。

另外,广东、江苏、浙江、四川、山东、安徽、福建等大票仓,也都保持了150%以上的增长率。作为经济大省,过去山东和福建的票房产出相对较低,在去年也取得了170%以上的增幅,表现优异。

而两座一线城市,北京和上海增幅却只有130%左右。从近年各地票表现来看,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票房增长幅度得益于高票价有着不错的表现,但事实上其票房增长已开始低于全国平均增长水平。其中票房增长最为稳定的还属于长三角、珠三角以及成渝城市群等地的二线城市,作为近十年迁徙人口的主流入地区,较为稳定的人口增长率带来了稳定的人口驻留效应,创造了非常可观的经济效益。

城镇化带来的人口稳定增长带来的更多是稳定的人口驻留效应,而人口大幅迁徙对迁入地的票房增长则起着真正的拉动作用,这点在影院复工以来的各地票房表现方面显露无遗。

除此之外,去年不少局部疫情地区,其票房产出还是受到了极大影响的。这其中就包括去年年初的河北和东北,而同样因为保守防疫政策,陕西省和黑龙江省的票房增幅也受到了重挫。黑龙江票房增长仅为87%,这从哈尔滨电影院去年一样多次被紧急关停的真实写照。

不可否认的是,近十年以来,南北经济差距越来越大。全国GDP前十的城市,仅有北京一座北方城市入榜。虽然济南、青岛、郑州几座北方城市的经济表现可圈可点,但放眼全省,山东、河南、陕西的表现,依然被广东、江苏、浙江、福建等东南沿海省份甚至西南、中南省份拉开了差距。

为了剖析票房在GDP中的关系,我们先来看下2021年全国31个省市的整体GDP和电影票房,以及票房占GDP的比重对比。

作为旅游大省,第三产业极度发达的海南的电影票房占GDP占比达到了万分之6.12,名列全国第一,超过了常年排在第一位的上海。作为中国电影的发祥地,上海去年的票房产出占GDP的万分之5.85,排在了全国第二。而作为全国文化之都,以及全国90%以上电影公司办公所在地的北京,票房指数5.54,紧随其后。而令人意外的是,四川票房指数同样高达5.22,比广东、浙江等传统电影强省都要高,这或许也与四川以及成都最近几年成为网红旅游城市有关。

作为沿海发达省份,广东、浙江两省的票房系数这一指标也都超过了4.5。虽然近年来经济指标较为拉,但辽宁、吉林的票房产出并不低,也都破了4.5,黑龙江因为抗疫政策原因,今年这个指标相对较弱。

从上表中也能看出,单位经济产出较高的地区,既有北京、东北、西北等北方地区,也有上海、广东、浙江、海南等南方地区;单位经济产出较低的地区,既有山东、河北、内蒙古等北方地区,也有云南、福建等南方省份。可以看出,虽然经济发展指标南北差异明显,但是在看电影这件事上,票房产出并没有出现南北一边倒的现象。至于为什么同样处于东南沿海,广东、浙江的票房产出要明显高于江苏、福建呢?这或许也与不同省市的影院建设、人口数量以及风俗习性有关。

显然,GDP的高低不是影响一个地区票房高低的绝对指标。那么,电影票房作为文化产业消费的一部分,为何会出现以上的种种现象呢?

可以说,不同地区的票房产出,是和一个省市的人口总数、以及产业结构相关。因而,一些人口数量较多、且能源、资源型大省,就会占据GDP优势。例如山东、河南、河北都是人口、能源大省,但人均银幕数都比较偏低,也造成了票房产出相对较低。

而浙江、广东、以及后起之秀安徽、湖南、湖北,得益于近年来高新产业、新兴产业在GDP竞争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也吸引了更多年轻外来群体。可以说,年轻人比重越高,票房产出也会相对较高。即便不少地区文娱产业占比低,但是互联网产业、人工智能产业、金融产业的占比相对较高,这些地区的票房产出也相对较高。而主要发展第一产业以及能源产业、传统制造业的地区,票房产出也会相对较低。

此外,电影票房的产出也和当地人群的观影习惯、以及其他娱乐方式的剥夺不无关系。以山东为例,其除了受传统儒家文化影响之外,也深受“酒文化”影响,相比看电影,不少山东朋友更喜欢呼朋唤友、日常奔赴酒局赶场,这必然也会压缩看电影的时间。此外,让山东人“引以为傲”的山影以及之后的正午阳光,也主要产出电视剧集,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较少了山东人外出观影的频率。

另外,我们也同时统计整理了31省市的去年的观影人次以及平均票价。从几项数据可以看出,除了上海、北京两大直辖市平均票价超50元之外,广东和浙江在各项数据上都是名列前。其他几省虽然经济数据迥异,但是平均票价大多维持在36-40元左右。

虽然电影票房在GDP中的占比,仅有万分之五左右。但是作为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电影票房以及整个产业链依旧会是刺激和助力未来两三年中国和世界经济一颗不可或缺的砝码。

GDP相对稳定的增长是第三产业和电影行业在近两年能够恢复的基础。2022年,中国GDP预计能够拥有6%以上的增长率,在强力的经济驱动下,2022年全年票房大盘,大概率也将恢复到2017年同期水平,而伴随着未来几年内电影行业正式摆脱疫情阴影,一旦回到正轨,电影行业仍然是第三产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