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经典电影##惊悚片#我们去看电影首先是为了刺激,渴望体验新的故事,融入电影之中,体验那些永远不可能发生得令人兴奋的事件,但这并不是心理惊悚片的全部内容。心理惊悚片较少关注外部的冒险和威胁,更多关注英雄和反派的内心世界,他们对现实的把握濒临失败。心理惊悚片是关于偏执、妄想、恐惧和虐待的故事,它们利用了观众的焦虑,同时提供了亟需的宣泄,将我们的恐惧公开地释放出来,揭示出它们要么可以被征服,要么至少具有真正的有效性。然而,很难确定哪些电影是心理惊悚片,哪些只是惊悚片,其中的角色是由他们自己的个人心理驱动的。与许多故事类型一样,这个标准可能有些模糊,我们不会纠结于此。相反,我们只会专注于那些我们认为绝对100%惊心动魄,绝对100%植根于心理焦虑的电影。以下是小编挑选的从始至今24部心理惊悚片,每个导演只选出一部电影,因为尽可能从不同角度分享优秀电影是很重要的。影片按时间顺序,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仅阐述大概,欢迎评论和交流!《煤气灯下》(1944)乔治·库克的《煤气灯下》不仅仅是一部心理惊悚片,它还是操纵和恐怖的代名词。从字面上看,这部电影的名字已经进入了流行词汇,用来描述一种心理虐待的形式。英格丽·褒曼饰演一位年轻的少女宝拉,她遇到了她一生的挚爱,一位年长英俊的安东(查尔斯·博耶饰),但他们刚结婚,搬进宝拉姑母在伦敦的旧宅,这段关系就变成了一场噩梦,我们的女主角渐渐地失去了理智。。。

《煤气灯下》是对1940年同名惊悚片的翻拍,在米高梅公司买下了翻拍版权并试图销毁原始底片后,这部电影几乎淹没在历史中。虽然这部电影在今天看来有些曲折,但是影片呈现出的阴郁和愤怒仍然能抓住现代观众的心理。英格丽·褒曼贡献了奥斯卡级别表演,作为一个被推到精神承受能力边缘的女人,脆弱而原始,被困住而无法挣脱,无比的真实,而查尔斯·博耶演出那扭曲的邪恶永远让人起鸡皮疙瘩。《后窗》(1954)如果没有希区柯克,任何伟大的惊悚片、心理或其他类型都不可能是完整的,他的电影改变了这一类型,并经常成为典型。《夺魂索》、《爱德华大夫》、《辣手摧花》和《迷魂记》都值得在这里单独推荐,但如果我们必须将希区柯克的作品缩小到一部永恒的经典作品,《后窗》是当之无愧的。

《后窗》主演詹姆斯·斯图尔特饰演一名摄影师杰弗里斯,他在一次与工作有关的事故中摔断了腿,只得在家静养。除了保险公司的护士斯特拉(西尔玛·里特饰)和女友丽莎·卡罗尔·弗里蒙特(格雷斯·凯利饰)每日前来照料,百无聊赖的杰弗里斯只能在窗前闲看邻居们的日常生活以打发时间。当他认为自己看到一个邻居谋杀了他的妻子后,杰弗里斯开始寻找证据。。。

希区柯克在男主居住的公寓里拍摄了整部电影,这限制了我们从电影中期待的活动范围,创造了一个幽闭的环境,把每个人都变成了偷窥者。由于只目睹了我们的主角所看到的,我们甚至没有想到去质疑他对罪行的解释。因此,每当其他角色指出实际证据有多么薄弱,我们要么被迫否认逻辑,陷入主人公的偏执心态,要么不情愿地承认自己可能被欺骗了。《恶魔》(1955)亨利-乔治·克鲁佐执导的惊悚片《恶魔》由薇拉·克劳佐饰演一个被丈夫虐待的女教师克里斯蒂娜,丈夫米歇尔·德拉萨尔由保罗·默里斯扮演。影片中克里斯蒂娜是如此孤立,她唯一的朋友是另一个教师、丈夫的情人尼古尔,由西蒙·西涅莱扮演。克里斯蒂娜经过长时间考虑,决定摆脱丈夫,她和尼古尔决定实施一个谋杀计划。。。

《恶魔》的魅力远远超出了它曲折的情节(曲折得不得了)。薇拉·克劳佐和西蒙·西涅莱是一对标志性的蛇蝎美人,一个敏感而内疚,另一个冷静而冷酷,被抛到越来越离奇的环境中,思考所有他们无法想象的选择。《恶魔》将你沉入悬念和怀疑的深渊,迫使你淹死在其中。《坏种》(1956)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孩子是完美的,即使他们有时会做坏事。但在《坏种子》中看似田园般的郊区世界里,帕蒂·麦克马科饰演的8岁女孩罗达并不只是有时候有点淘气,她是个连环杀手,她知道如何操控大人让他们觉得她是个可爱的小天使。

一个儿童连环杀手在抽象意义上已经足够可怕了,但《坏种》中真正恐怖的情节是南茜·凯利扮演罗达的母亲,她的溺爱,最终意识到她的女儿是一个不思悔改的凶手。麦克马科和南茜·凯利都凭借他们的角色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提名,艾琳·赫卡特在片中饰演一位受害者的母亲,但南茜·凯利在这部剧中大出风头,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是多么邪恶时,她剥离了自己理智的碎片,暴露了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一团乱麻。《兰闺惊变》(1962)《兰闺惊变》导演罗伯特·奥尔德里奇揭露了人们对娱乐业的一种根深蒂固的厌恶,特别是它对年轻演员造成的终身伤害。宝贝·珍妮·汉德森(贝蒂·戴维斯饰)曾是风靡一时的童星,整个汉德森家都依靠她的收入过活,这使她的性格变得日益扭曲和跋扈。比起珍妮,作为姐姐的布兰奇·汉德森(琼·克劳馥饰)不过是一只不足挂齿的丑小鸭,不仅妹妹对自己视若无睹,就连父亲对她都大呼小叫态度恶劣,忍气吞声的布兰奇在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成年后的姐妹两地位发生了逆转,珍妮的愚蠢和怪癖让她逐渐过气,而颇有姿色的布兰奇倒是在演艺圈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尽管布兰奇处处提携珍妮,但珍妮无法平衡内心的落差,总是想方设法和姐姐作对。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使得布兰奇永远失去了双腿,从此,姐妹俩生活发生了改变。

影片中布兰奇遭受的虐待令人震惊,珍妮心灵的扭曲令人厌恶,两位女演员的演技让这种奇怪的、相互毁灭的生活看起来相当的真实。这部电影表达出了这些都是人格的扭曲和嫉妒带来的悲剧结果,降临在这对姐妹身上的可怕命运让人感觉不真实,但又感觉完全真实的故事。《恐怖走廊》(1963)作为一名电影导演,塞缪尔·富勒喜欢突破叙事的边界,在他那部绝对震撼人心的心理惊悚片《恐怖走廊》中,他几乎突破了这些边界。彼得·布瑞克饰演约翰尼·巴雷特,一个痴迷于赢得普利策奖的记者,为了登上头条,他开始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会去精神病院做卧底,住在犯人中间,调查一桩未破的谋杀案。

这种想法在理论上听起来很聪明,但却让巴雷特陷入了痛苦的境地。没有后援,没有知己,没有任何喘息或逃跑的机会,他陷入了一个虐待、偏执和妄想的环境,并一再被精神病人蛊惑。他是否能破案成了次要的问题,他陷入了一场为自己的理智而无休止的战斗中。出色的表演、令人不安的故事情节和大胆的意象使《恐怖走廊》在60多年后仍然令人震惊。《冷血惊魂》(1965)《冷血惊魂》这一近乎俗套的简单故事现在观看依然会感觉不快。凯瑟琳·德纳芙饰演卡罗尔,一个与姐姐海伦生活在一起的美容沙龙的女员工,海伦被姐姐的男友、自己的潜在追求者和她生活中的卑微元素所排斥,在通常情况下,这些都是小烦恼。当海伦突然离开小镇去一场浪漫的旅行时,卡罗尔被留在了她自己的世界里,她发现自己突然陷入了焦虑、恐惧和逐渐的幻觉中。

大多数的焦虑等状况都是凯瑟琳·德纳夫在公寓里所产生的,然而这只会让她陷入更深的精神病恐惧中。《冷血惊魂》没有刻意设计和叙事手法,突出了卡罗尔的潜意识联想,揭示了一张未经检查、未被诊断的创伤网,最终恶化并摆脱了其他人看似不受欢迎的“干扰”。《血腥姐妹》(1972)布莱恩·德·帕尔玛的大部分执导生涯都是围绕着高超的摄影、迷宫般的心理和频繁的性惊悚片展开的,他被誉为“美国的希区科克”、“当代悬疑大师”。虽然《剃刀边缘》、《迷情记》、《粉红色杀人夜》和《危情羔羊》都是经典、风靡一时的惊悚片,但《血腥姐妹》是他首次尝试希区柯克式的悬疑片,影片给人一种扭曲,怪诞的感觉。

《血腥姐妹》的故事有很多转折,从一个有趣的偷窥癖轶事开始,接着是年轻时的爱情和嫉妒,最后演变成谋杀,然后再次回到偷窥。一个年轻女记者(詹妮弗·绍特饰)看见了一桩谋杀案,她确信凶手是叫丹妮尔(玛戈特·基德饰),而丹妮尔声称没有杀人,并说她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多米尼克。直到影片最终达到了高潮,规则被打破,神秘感也随之消失,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向观众展示了他的想象力是多么丰富和令人佩服。《育婴怪谭》(1973)你会看到的最奇怪的心理惊悚片之一,泰德·珀斯特的邪典片《育婴怪谭》。故事讲述了一个名叫安妮的社会工作者的故事,由安贾妮特·科默扮演,她的最新任务是沃兹沃斯一家:一个爱虐待人的母亲,两个爱虐待人的姐妹,以及一个叫“宝贝”的成年男子,他住在婴儿床上,穿着尿布,不会说话,靠残疾补贴维持这个家庭的生活。

“宝贝”每天所承受的恐惧是可怕的,但更重要的是,安妮开始发现“宝贝”现有的情况可能只是沃兹沃斯一家虐待的结果,他是一个正常的,能自给自足的人。只有当安妮决定去救“宝贝”时,我们才意识到,沃兹沃斯一家为了保持他们的生活方式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而安妮也愿意为保护“宝贝”付出代价。《育婴怪谭》怪异、大胆、极端地令人毛骨悚然。《窃听大阴谋》(1974)20世纪70年代初,在拍摄《教父》和《教父2》之间,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执导了史上最优秀的心理惊悚片之一。吉恩·哈克曼在《窃听大阴谋》中饰演窃听专家哈里·考尔,他记录下了两个年轻恋人之间的对话,并对音频进行了反复的检查,认为自己可能发现了一个谋杀阴谋。

受到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放大》的启发——关于一个摄影师不断地强化一个图像,认为它是谋杀中的证据。科波拉的电影在其中加入了政府的偏执,突出了一个孤独的存在,他知道在现代世界中隐私是多么的少,尤其是窃听的侵入。这是一部深刻的人物作品,展现了吉恩·哈克曼演艺生涯中最微妙的表演之一,也是一部关于我们所知甚少的聪明而出人意料的惊悚片,无论我们听到多少。《孽欲杀人夜》(1986)《红龙》是根据托马斯·哈里斯的《汉尼拔》小说改编的第一部电影,它比其他任何一部电影都更深入地探讨了心理恐惧(至少在电视剧出现之前是这样)。迈克尔·曼执导的《孽欲杀人夜》由威廉·彼得森饰演威尔·格雷厄姆,他是一名心理学家,非常擅长进入杀手的思维,以至于他失去了自我,淹没在黑暗中。威尔正在追踪一个具有独特作案手法的入室连环杀手,并再次开始在他的工作中迷失自己,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

汉尼拔·莱克特出现了,由布莱恩·考克斯饰演。与其他饰演这个角色的演员相比,考克斯饰演的这个角色更阴险,更无视他人。这让他有能力更灵活地侵入威尔的思想,与此同时,导演在展现主人公疯狂一面的同时,也在探索凶手弗朗西斯·道尔海德(汤姆·努南饰)的人性,他是一个可怕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悲剧人物。时尚、深刻、恐怖,在某些方面,可能是迄今为止对托马斯·哈里斯作品的最佳改编之一。《继父》(1987)斯黛芬妮(吉儿·修伦饰)依然沉浸在父亲去世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因此她不能原谅母亲早早改嫁给了一个名为杰瑞(特瑞·欧奎恩饰)的男人。虽然在任何人看来,杰瑞都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优秀的丈夫,但是斯黛芬妮在一次偶然中目睹过他诡异的一面,因此对继父充满了敌意。奥格威(斯蒂芬·谢伦饰)正在调查一宗灭门惨案,案件的受害者是他的姐姐。

奥格威的姐姐拥有过一段并不幸福的婚姻,之后,二婚的她本以为终于抓住了真正的幸福,哪知道自己的枕边人实际上是一名嗜血的变态,最终,她和她的孩子双双命丧无情屠刀之下,而凶手则一直逍遥法外。导演约瑟夫·鲁本的这部精致而可怕的心理惊悚片涵盖了所有的角度:一个继父形象的怀疑,核心家庭的虚伪,同时过多种生活的反常。《孽扣》(1988)大卫·柯南伯格的大部分导演生涯都在探索人体的恐怖,以及我们对自身有机物令人不安的心理困扰。我们的各种器官,包括大脑,在字面上和主题上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很容易被他电影里的主角和反派所扭曲。虽然他沿着这些路线拍摄了几部经典电影,但《孽扣》可能是他最突出的典范。

杰瑞米·艾恩斯分别饰演一对孪生兄弟,职业都是妇科医生,共同经营着一家妇科诊所,他们分享彼此的工作、生活,埃利奥特自信而霸道,贝弗利害羞而敏感,当他们开始与他们的一个病人克莱尔(詹妮薇芙·布卓饰)建立浪漫关系时,压力变得难以承受。贝弗利陷入了抑郁和妄想,把他的病人想象成奇怪的突变体,而埃利奥特很快就和他一样,最终兄弟两人的关系开始破裂,甚至精神处于疯狂的边缘。

杰瑞米·艾恩斯出色的饰演了埃利奥特和贝弗利两个角色,他用微妙、无可挑剔的演技制造出了一种无误的错觉,让人觉得他在某种程度上克隆了自己。《孽扣》是一部技术上的奇迹,也是一部极其怪异、扭曲的心理惊悚片。《神秘失踪》(1988)乔治·斯鲁依泽的荷兰惊悚片《神秘失踪》(又名《逝影惊心》)讲述了一对年轻夫妇的公路旅行故事。在一次旅行中,萨斯吉亚(约翰娜·特尔·斯蒂格饰)去买饮料后突然失踪,人人说失踪只是萨斯吉亚离开丈夫雷克斯(吉恩·维沃茨饰)杰夫的借口,多年后,这个谜团仍然没有解开,雷克斯仍然痴迷于解开她失踪的谜团,并愿意为答案做任何事情。

雷克斯的痴迷很容易理解。至于绑架萨斯基亚的雷蒙德(贝尔纳-皮埃尔·多纳迪约饰)对她做了什么,就不太清楚了,更不用说为什么了。《神秘失踪》在猫和老鼠之间来回穿梭,逗弄答案,揭露日常的邪恶。对于一个可怕的罪行,怪诞的想象是多么的真实,在影片的结尾,我们也渴望知道这个隐藏的谜题的解决方法。

1993年,乔治·斯鲁依泽与基弗·萨瑟兰、杰夫·布里奇斯在美国翻拍了自己这部电影,这是一个教科书式的例子,说明好莱坞是如何通过专注于取悦人群而不是陶醉于他们的痛苦而毁掉一个辉煌的故事!《异世浮生》(1990)雅各布·辛格是一名举止温和的邮局职工,他在越南战争中经历了一场血腥的战斗后,从创伤后应激障碍中恢复过来。他的家人已经离他而去,他的儿子几年前就去世了,他刚刚和新女友拼凑起生活的碎片,就在这时,他在地铁上看到了一只触手,还有脸模糊的神秘男子。地狱里所有的恶魔似乎都在追杀雅各布·辛格,是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影响了他,还是有更可怕的事?

阿德里安·莱恩是一位以感官电影而闻名的导演,他的作品包括《致命的诱惑》、《不忠》、《九个半星期》以及今年的《深水》,但在《异世浮生》中,他渴望探索吸引力的反面。雅各布由蒂姆·罗宾斯饰演,影片中的雅各布对自己现在的愿景和丑陋过去的厌恶渗透到了他周围肮脏的城市景观中,它们代表了他的思想制造的地狱,通过观看他的故事,我们也跟雅各布一样被困在地狱里。《异世浮生》是一部超现实、引人入胜的心理恐怖电影,毫无疑问,它对《寂静岭》系列产生了直接影响。《暴饮暴食》(1995)《暴饮暴食》这部惊悚片由韩国导演朴哲洙执导,讲述了一个得了暴食症的女人(方银振饰)住在301公寓,一个有厌食症的女人(黄新惠饰)住在302公寓。301女人知晓302女人的情况后,开始源源不断地给她送来美食,但都被对方丢进了垃圾箱。时间慢慢流逝,两个女人在体恤中结为知己,并为摆脱暴食和厌食的痛苦获得救赎,于某日达成秘密协议

他们的故事发生了疯狂和意想不到的转折,我们得到的答案不是任何人都想要的,随着邻居们逐渐形成一种独特的关系,我们开始意识到这两个人可能永远都不应该见面,为了理智,为了体面。但为了观众的利益,这是一个不同寻常但绝对吸引人的关于残酷和痛苦的故事。《X圣治》(1997)黑泽清的《X圣治》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具催眠效果的心理惊悚片。《X圣治》讲述了东京连续发生数起离奇命案,所有尸体上皆刻上“X”符号,而在场的嫌犯都不记得自己所为,这令警察们大为困惑。刑警高部(役所广司饰)断定有人利用催眠术行凶,一名在海岸徘徊的半失忆青年间宫(荻原圣人饰)成为怀疑重点,与该青年接触过的教师、警察和女医生都这样杀了人。。。

刑警高部所知道的,也是间宫非常擅长的催眠术。间宫让他所遇到的每个人都陷入一种心理上容易受影响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黑泽清让观众也发挥了技术,给《X圣治》一种独特的电影奴役感。它的恐怖是平静的,它的邪恶就在你的心里,在你的内心深处。这是同类电影中最优秀的一部,也是心理恐怖片的巅峰作品之一。《美国精神病人》(2000)从表面上看,《美国精神病人》是一个连环杀手的故事。克里斯蒂安·贝尔饰演的帕特里克·贝特曼是20世纪80年代英俊的华尔街骄子,英俊迷人,谈吐风趣幽默,从事金融行业,但过着荒唐奢侈的生活。他还是个杀人狂,在影片中谋杀同事、性工作者,甚至试图把猫喂进自动取款机。

但这部电影不仅仅是一部暴力和野蛮的代名词,这是一部苦涩而尖锐的喜剧,贝特曼犯下的罪恶行为与他自我的荒谬相平衡。《美国精神病人》的恐怖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具有威胁性,但真正的噩梦是,即使是贝特曼最暴力、最有力的幻想也可能不过是一个不成熟的、大男子主义的幻想。或者更糟的是,这个世界的存在是为了迎合不成熟的大男子主义幻想,让最糟糕、最可悲的虚伪男子气概成为可能。

不管怎么说,《美国精神病人》都是一部经典的心理惊悚片,它对所谓的“美国梦”(尤其是关于男子气概和成功的梦)所蕴含的心态进行了尖锐的讽刺。《记忆碎片》(2000)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第二部电影也是一部突破性的故事片,由盖·皮尔斯饰演莱纳谢尔比,一个患有“短期记忆丧失症”的人,因此,每隔几分钟,他就得重新定位自己,问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把那个男人卷进一桩神秘的谋杀案中,真是一个巧妙的阴谋。围绕着他的观点来拍摄电影——即以一场接一场的倒序来讲述故事,这样观众也会不断地重新定位自己,这是非常高明的。

《记忆碎片》不禁让人感觉像是一部“噱头电影”,这就是它的本质。不可否认,这部电影独特的叙事手法是其魅力的一部分,但《记忆碎片》并没有停留在过去的成就上,这是一出循环和逆转、背叛和徒劳的悲剧。男主角独特的心理状态推动着影片走向不同寻常的方向,但如果按时间顺序来讲述,故事将会维持下去,这是诺兰无可挑剔的编剧手法。《记忆碎片》也许仍然是这位电影人最伟大的奇迹。《穆赫兰道》(2001)大卫·林奇讲故事时总是站在理性的边缘,通常倾向于另一个方向。有时,电影与现实之间的联系非常微弱,但有足够的线索将导演的幻觉意象和梦境逻辑事件与我们普遍的焦虑联系起来,让它们看起来很强大,而不仅仅是怪异。《重访蓝丝绒》、《橡皮头》、《妖夜慌踪》和《双峰:与火同行》都是心理惊悚片爱好者必看的电影,但他的代表作可能是《穆赫兰道》。

坦白地说,这部电影能成功已经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了,因为它是从一个失败的电视剧试播集改编而来的,它被赋予了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结局来迅速结束所有的线索。娜奥米·沃茨饰演一个理想主义的年轻人贝蒂,她到好莱坞“寻梦”,她的姨父姨母在电影圈有广泛人缘,让贝蒂的发展如虎添翼,试镜大受好评。同时,她所住的公寓,正好是丽塔(劳拉·赫利饰)藏身之地。贝蒂收留了丽塔,二人感情融洽。面对记不起自己是谁的丽塔,贝蒂决定帮助她寻找回自己的记忆。。。

《穆赫兰道》也许是林奇最成功的惊悚片,不管是不是他最好的电影,因为新的大结局圆满地结束了一切,但仍然没有完全解释餐厅背后的噩梦到底是什么。它提供了我们寻求的刺激,我们渴望的深度,以及我们不可能在不破坏神秘感的情况下解决的神秘问题。《老男孩》(2003)想象一下:你被绑架了,你被安置在一家汽车旅馆里,除了电视和你作伴,早餐、午餐和晚餐都是煎饺,你永远不能被允许出去,你永远没有人可以交谈,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被囚禁。15年后,你被莫名其妙地释放了,并被告知你必须解开为什么你会受到惩罚的谜团。

朴赞郁的《老男孩》是一个极好的设定,既具体又充满未知。作为主角,吴大修(崔岷植饰)游走在悲惨的受害者和复仇者之间,他强行进入自己的过去,以确定他可能犯下了什么可怕的错误,从而招致这样的命运。当这部电影最终揭示了一个如此简单和激进的概念:如果你摧毁了别人的生活,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老男孩》的特点是动作打戏和绝对令人瞠目结舌的情节,由斯派克·李执导的这部翻拍电影给人的感觉就像复制粘贴,毫无创意,甚至是相对愉快的好莱坞式结局。原著毕竟就是经典。《隐藏摄像机》(2005年)乔治和安妮是一对普通的法国上流社会夫妇,他们惊恐地发现自己正被监视着。每天都有一段视频送到他们家门口,里面是他们生活的一举一动。没有威胁,没有信息,只有一个人明显痴迷于观察他们。

丹尼尔·奥特尤尔饰演的乔治和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安妮决定用这些信息做什么?这说明了他们有很多的问题,他们的假设是,过去的事情回来困扰他们,但究竟是哪种罪呢?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他们决定自己去挖掘过去,最终他们发现过去的他们是过着充满错误的生活,与其他任何错误都不一样,在这种生活中,琐碎和自私造成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后果。

迈克尔·哈内克的《隐藏摄像机》是难以捉摸和神秘的,它提供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如此微妙,但这是一部幻想、偏执的谜题电影,任何人都会感到内疚和羞耻《消失的爱人》(2014)大卫·芬奇的《消失的爱人》就像一部恐怖小说,但隐藏在故事情节和暴力之下的是这位电影人最敏锐的电影之一。本·阿弗莱克在片中饰演一名教师尼克,他的妻子是艾米(罗莎蒙德·派克饰),这不是一段幸福的婚姻,所以当艾米在可疑的情况下突然失踪时,媒体迅速把矛头对准了尼克,把他变成了头号嫌疑人,让他陷入了那种压迫性的网络暴力中,而正是这种网络暴力让艾米陷入了很多年。

《消失的爱人》的结局将会是一场犯罪,但我们只能说,这个故事还有更多的内容,芬奇改编了吉莉安·弗林的同名畅销小说,但是他有更大的想法,而不仅仅是谋杀和悬疑。《消失的爱人》打破了婚姻爱情、社会舆论及道德的传统观念,并有较为明星的社会讽刺。罗莎蒙德·派克在片中扮演了一个多层次的角色,既令人悲伤,又令人捧腹,又充满悲剧色彩。而阿弗莱克展现了他最出色的表演之一,在片中扮演了一个被无休止操纵的悲剧人物。《网络谜踪》(2018)影片讲述工程师大卫·金(约翰·赵饰)一直引以为傲的16岁乖女玛戈特突然失踪。前来调查此案的警探怀疑女儿离家出走。不满这一结论的父亲为了寻找真相,独自展开调查。他必须仔细研究她所有的私人聊天记录,联系方式和社交媒体账户来调查她的失踪。

对于一部惊悚片来说,这是一个巧妙的设置,巧妙的剪辑和精心的视觉叙事做到了极致。但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镜头的位置,《网络谜踪》几乎完全依靠约翰·赵的脸来传达看似简单的叙事情感核心。看着这个男人在绝望中寻找他的女儿,然后逐渐承认他很久以前就失去了他的女儿,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了解她,只会产生影响,因为他的每一个眼神,他的微妙的认识,和他日益增长的绝望,使故事变得有说服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